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 >秦功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田横、田燮等人的错愕

第六百六十九章 田横、田燮等人的错愕(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第672章田横田燮等人的错愕。

齐国王宫。

伴随着齐王建听到令史的消息,顿时一脸着急的起身,不可置信的模样,这一刻齐王建真的是急了,此前一直考虑是否赦免田瑾的罪行,为田瑾正名,万万没想到,曾经那安葬田瑾的耕农之子,居然已经离开齐国。

这让齐王建如何能不惊慌,毕竟这事关劝说白衍回齐效力一事。

“五年前?”

同在精致、宽广的书房内,站在齐王建身旁的丽妃,听到令史的消息,俏眉微皱,轻声低喃一声。

五年前离开齐国!

这不禁让丽妃联想到,白衍,也是在五年前,离开的齐国。

随着这个念头,丽妃微微转过俏脸,视线从齐王建身上,看向令史,在齐国,令史作为当地掌管尸体安葬事宜的官员,是没有资格来到齐国王宫的,眼下若非要寻找田瑾尸骨一事,齐王也不会召见令史。

“这如何是好啊!!!不行,寡人要立即派人去阳夏,务必要尽早,询问到此人下落!”

“而田鼎,昔日之举如此辱人,白衍却不怪罪,定是因田鼎与田瑾的关系,妾妃有预感,那申姓之人,一定与白衍,有着不浅的关系,甚至白衍背后的家族,与申姓之人,或者是那田瑾生前,认识的申姓之人”

若是不带那耕农子弟回来,也就意味着田瑾的尸骨根本找不到,白衍本就因为田鼎一事,与齐国心存芥蒂,如今若是恩师不能正名,甚至连尸骨都不能寻到

丽妃见到齐王建的心急如焚,最终轻声开口询问令史。

令史听到丽妃的询问,连忙弯下腰,对着丽妃拱手打礼,把五年前在那村子发生的事情,告知丽妃,特别是在五年前,那少年离开之时,是以他为借口离开临淄的事情。

书房内。

齐王建一脸无奈,神色着急的在书房内来回踱步,紧锁的眉头下,脸颊满是急促不安。

不过听着丽妃的询问,齐王建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一個耕农子弟,为何会在五年前,突然离开临淄,离开父母身边?

听着令史的述说,别说丽妃,就是神色忙慌的齐王建,都停下脚步,有些诧异,没想到那耕农子弟离开齐国背后,居然还有这般事情。

齐王建想想,便感觉,是个人都很介意,这如何能有可能,劝说白衍为齐效力。

丽妃见到齐王建的眼神,犹豫几番,还是决定,把心中的猜测说出来。

方才着急,没有多想,如今回想起来,这实在是有些令人不解。

“可曾询问,是因何事离开临淄?一个耕农之子,怎会贸然离开临淄城!”

齐王建面露沉思,随后不由得转头,看向一旁的丽妃。

丽妃解释道,随后在齐王建、令史,以及一旁妫涵子的注视中,看向书房外,美眸露出思索。.

这与一开始想到的情况,完全不同,秦国已经灭掉楚国,天下唯有秦齐二国并立,眼下齐王建也没有把握,能在三个月内,就寻找到那耕农子弟的下落,并且将其带回来。

在丽妃眼里,把田瑾、白衍、田鼎以及那个耕农子弟的事情,全都联系起来,那么曾经一件件事情,便全都能浮出水面。

丽妃说道。

“王上,妾妃猜测,那耕农之子之所以离开齐国,很可能”

“与白衍有关!”

“回丽妃!此事下官曾询问其生父母,然无人能答,五年前”

“王上,五年前,白衍在被田鼎驱逐出齐国时,很可能前去见过那耕农之子,并且为隐瞒恩师墓地一事,故而便将那耕农之子带出齐国,安置在阳夏一地!这也能解释为何那耕农之子离开齐国后,以其低微之身,却能在短时间内,给家中带来不少钱财,让其衣食无忧!”

丽妃说到这里,看向齐王建。

而齐王建听到丽妃的话,缓缓点头,的确,实在太过巧合,都是五年前一同离开,并且一个是田瑾的弟子,一个是埋葬田瑾尸体之人。

细细想来,这两者之间若是不认识,这绝不可能。

“也就是说,白衍一直都知晓,田瑾安葬在何处!”

齐王建想通后,立即看向丽妃。

丽妃点点头,这也是为何她在听闻齐王建想命人离开齐国,前往阳夏寻人后,立即询问那令史。

“王上或许召见白衍,便能知晓田瑾尸骨在何处安葬!身为田瑾弟子,想必白衍,定然也渴望能让老师洗脱罪名,风风光光的下葬。”

丽妃看向齐王建。

稷下学宫。

白衍跪坐在木桌前,身处稷下学宫之内,如今白衍也算如了愿,望着辔夫子与卢老等夫子交谈,白衍基本也只做交谈,不做辩解。

好在荀州与田燮,以及田横等人都在,加之一众夫子看着白衍没有争论之念,也没有为难白衍。

拿着竹简。

看着上面曾经在故事内,隐约透露出来的事迹,白衍都没想到,田燮等人,居然能抽丝剥茧,最终弄出来那么多。

“武烈君以为如何?事以为念,虽仅有毫末,却不难窥探其中门道,书中之言,后世,当以儒,治理天下,百姓所念,乃言行随心,如此方为仁、德,天下人心所想,天下人心所想!非是以法束其身,视天下之人为囚徒,自夏商,便有正天道,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苦天下百姓者,终失天下!”

卢老见着白衍放下竹简,轻声说道。

这一卷的内容不多,但却是最能证明天下,该是以儒家治理天下,而非秦国法家,那记载中的言行举止,皆是齐国王宫书房内无数竹简中,分别从只言片语中抽取出来的内容,最终整理得到的理论。.

而其中正义、慷慨、谦让、宽容等等,更是让所有人耳目一新,昔日整个稷下学宫,便召集所有大才之士,共同推演其中盛世之法。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