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惊悚 >喋血艳电之后 > 第74章 血腥报复

第74章 血腥报复(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季翔卿被杀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伪中央储备银行行长周佛海的耳中,他气得暴跳如雷。为了安抚伪中央储备银行工作人员情绪,正在南京和唐明仪、李默邨一起,向汪逆和日军驻华派遣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板垣征四郎,汇报他们制定的关于清乡剿共的《治安肃清要纲》的周佛海,立即返回上海,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中央储备银行工作推进大会。会上唐明仪最新训练的成的伪税警总团一水的德式装备,全副武装第一次亮相。周佛海声嘶力竭地鼓励全体员工安心工作,让大家看看,有税警总团2000精兵为大家保驾护航。一旁的李默邨还在会上拍胸脯保证,以后将由76号特工总部负责全行人员安全。

会后,周佛海立即明码致电重庆方面,警告蒋总裁、戴笠和军统,如果再有此种“犯罪”行为,以汪委员长为核心的南京国民政府将以上海为中心,在“全国”开展以暴制暴的严厉报复措施。蒋总裁得悉这个三姓家奴,曾是自己的第五侍从室主任的卖国贼,居然以此种口气对自己说话,大骂他“娘希匹”、“此贼不可救矣”!严令戴笠加大行动力度,让伪中储银行立即从上海消失。

蒋总裁的雷霆盛怒之下,戴老板不敢怠慢,立即将蒋总裁原话转达给军统上海站站长陈恭树,令其遵照执行。陈恭树得报后,遂令沈清亲赴杭州找其姐夫余天醒,为军统上海站制作数枚定时炸弹以备用。

沈清领命后立即赶赴隐藏于杭州深山里的浙江警官学校特务警员训练班驻地。说明来意后,余天醒以课堂教学的方式,制作了十枚定时炸弹,供其带回上海以备用,为了躲避日军的追查,沈清以自己还担任洞庭湖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的公开职位,征用了数十娄淡水鱼,从湖南经由江西进入浙江后,沈清和随从队员将这些定时炸弹置于鱼腹之中,运往上海。

尽管是寒冬时节,沿途将近20天的行程,抵达上海后一部分鱼已经坏了,这正合沈清之意。彼时春节即将到来,物资匮乏的上海滩,这些臭鱼亦有市民购买食用以果腹,只是当日本宪兵查验货物的时候,臭气熏天的鱼让他们无暇细查,于是藏于鱼腹中的定时炸弹得以轻松蒙混过关。

沈清抵达上海时已经是2月19日,当晚陈恭树即命唐跳蚤带领二队队员赴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布设定时炸弹。唐跳蚤将两枚定制炸弹的引爆时间分别定于银行开门后的五分钟,和半小时,而后藏于银行门口和员工通道。2月20日一早,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遭到炸弹袭击,在大厅内查验银行职员工作状态的业务科长张永纲受重伤。几分钟后由日占区工部局警务处副总监赤木亲之亲自带领的警察支队赶来,对爆炸现场进行勘察。赤木亲之是日本广岛县人,他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虽不是现役日军,但其是日本剑道门派的继承人,大学读书期间即成为日本剑道的顶尖高手。日本军部请他来的目的,主要是打击军统和延安组织中的武术高手。

但自其来华后鲜有敌手,因为军统和延安组织的行动多采取暗杀形式,从未和他打过照面,更是不曾交手。所以每遇到日本军人或汪逆要人遇害,其总是第一个赶到现场,寻找出对手的蛛丝马迹,以期遇到一个真正的中国武术高手与之对决。但由于军统和延安组织行事严密,每次发生事故后,赤木亲之和他的警察队伍在现场都是一无所获,结果让其十分失望。这次亦然,只是正当他准备收队离开时,第二枚炸弹被引爆,当场炸死了两名警员。爆炸起的烟尘让赤木亲之也灰头土脸。他在现场暴跳如雷,大声咆哮着:“八嘎牙路!”还抽出一柄长刀左右上下乱劈,每一次劈刀都怒吼一句:“八嘎!”

这次“中储行”血案发生后,大批日本宪兵和76号特务以及赤木亲之率领的租界警务处的人员,合力四处搜索,捉拿凶手。这件案子是何方所为,汪逆阵营中自然都很清楚。但无论是警方还是76号都查无实据,所以不能直接对军统宣战,对于明面的搜捕,他们也只是做做样子,目的是稳定伪中储行工作人员的情绪,安抚一下人心,同时给日本人一个交代。为显示他们不是因为惧怕而不敢直接报复重庆,周佛海又一次给重庆明码发报,称如若再发生类似事件,无论是否是重庆方面所为,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杀重庆政府三命抵南京政府一命。”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